低产黑历史聚集地
本命库丘林/佩利/索隆
海囚粉/日漫美漫掉坑无数
游戏蝗虫玩家
偶尔有点直男
文艺装逼犯
欢迎找我玩

跟踪狂与枪(敦芥/HE?/某种意义上的逗比向)

中岛敦已经失眠整整五天了。他穿着宽大的T恤直直的挺在床板上,过硬的垫子硌的他后背酸痛。笔记本电脑被随意的摆在地板上,屏幕闪烁的光映照在脸的中央,显得他惨白又无神。可敦动也不动的直直盯着天花板,那样子就好像要死了,正回光返照。

已经两点了。敦的眼珠突然转了一下,心里默念到,他感觉到长时间不动的晶状体在眼窝中干涩又多余,竟忍不住有种把它抠出来用热水好好泡泡的想法。可他没有那么做,只是微微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并成功听到咔嚓的响声。好好思索了一下究竟是哪个部分响动后他的眼神又飘向了远方。

远方出现了一张脸,微卷的蓬松头发,病态苍白的脸,和那个令人欲罢不能的眼神…噢,没错,尤其是他的眼神。敦着迷般的眯起了眼睛,自己陶醉了起来。他忍不住把手探向自己内裤,可就在触碰到那一瞬间敦却猛地像触电般缩了回来。他有些恐慌了,因为他没法想象自己覆到人身上是什么情况…自己是那么的胆小又懦弱,甚至连想象都不敢…那么计划中的搭讪就好像天方夜谭一样遥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

这是不可抗力,敦这样安慰自己,他可是个已经有12年宅史的标准宅男,社交障碍也很正常。这样想着敦又看向了电脑,屏幕上的照片正是敦看见那人时偷拍的,他发布到网上想找到点线索,可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人可怕的身份。

“看着好眼熟,似曾相识呢”那是一个叫做“我想自杀”的网友,性格似乎很和蔼可亲,可他却总是自称想要自杀还总是发布一些寻找一起殉情的美女这种意义不明的帖子。

“噢…让我好好思考一下…这是…嗯,是芥川君啊!芥川龙之介,据说他可是个黑手党呢,很可怕噢,难道月下君得罪他了吗?”

聊天对话中对方这样说道,本来敦是不相信的,可“我想自杀”似乎非常信誓旦旦,还说出了许多类似爱好兴趣一样的资料。

“我想自杀君…你看起来好像很熟悉芥川一样呢。”敦忍不住问出口。

“那是当然啦,毕竟他也算我的后辈嘛~”说完这句话,对方就离线了,而敦盯着这句话良久,把电脑重又扔回到地上。他感觉自己的脑细胞不够用了,黑手党什么的…感觉就像是在漫画里一样。这样真的能行吗?真的可以和芥川君搭讪成功吗?

敦似乎拿出了自己毕生的勇气,他看着镜子中不伦不类的打扮,明明是夏天,可却戴着口罩穿着外套。就类似于电视中标准的可疑人物,敦对此却异常满意,他二十年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出门在这几天几乎都用上了。外面的阳光很好,空气里散发着路边野菊的清香。敦对这些却一点都不感兴趣,他抚摸着怀中坚硬冰冷的金属,温柔的就像抚摸情人。

“芥川君…”

敦这样念叨着,脸颊慢慢变红。他几乎已经确定了这几天芥川的活动范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遇上,这多亏了自己连续几天向自杀君打听并许诺他为他找几个殉情的美女,虽然敦一直怀疑他只是个杀人狂。因为每次和他殉情的美女不见了,可他却还是好好的在那里。自杀君个人的解释却是

“嘛,我也不清楚啦,醒来就被救了呢。”

这样敷衍的回答。

夜色终于在敦焦急又甜蜜的等待中降临了,形形色色的人却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每个人看起来都十分的可疑,而敦在他们中却又变得正常了。敦好奇的穿梭在这些行色匆匆的人中间,他实在太久没有外出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以为是最近新流行的什么趋势。就在这可疑的人流中,敦被抓住了一只手。随后就被拉入了一个小巷

“你在做什么啊!”那个人非常害怕的样子。

“我…呃…我,我在找人。”

敦有些紧张,他的眼神不断向身后瞟,生怕错过了自己要找的人。可他又不敢挣脱,对方捏的很紧。

“这都不是什么好人的!你快跟我走啦。”那人焦急的小声呼喊着,扯拽着敦。

敦害怕极了,就在这时他看见了要找的人,“芥川君…!”他下意识的喊了出来并狠狠甩开拽他的人。身后的人并没有追上来只是无所谓的啐了一口,“切,失败了。”

敦眼睛紧紧盯着前面摇摇欲坠的身影,生怕错过了什么,对方也就这么慢悠悠的向前移动着似乎没注意到他,而敦却没有注意四周的人正慢慢减少,也越来越寂静。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人终于停下了。敦有些兴奋,他在心里演示了几百遍的开场一定没问题!他向前跑了几步,似乎觉得有点太急躁了便又放慢速度。

那个…你好…我是中岛敦…

敦掏出了怀中的礼物。

芥川慢慢转过身来,看不清表情。

敦有些兴奋的张开了嘴。

芥川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

敦毫不在意,他似乎有些兴奋过度,伸长手似乎想把手中那把漆黑的枪递出去。

芥川没有迟疑的给枪上膛。

“你好…!我叫中岛…”

“噗。”

一声子弹钻进血肉的声音。

………

啊啊,又是一个平静美好的夜晚呢。

终于码完了!这个在我脑中构思已久的文!_(:з」∠)_水平不佳请凑合看吧!

评论
热度(10)
©索大偏头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