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产黑历史聚集地
本命库丘林/佩利/索隆
海囚粉/日漫美漫掉坑无数
游戏蝗虫玩家
偶尔有点直男
文艺装逼犯
欢迎找我玩

那个少年与虎(上)


非常渣的文风
也许ooc慎
人兽?
都是套路

最后的最后,白虎还是没能下嘴咬断面前白皙脆弱的脖颈。他只是将那穿着破烂衣服的少年衔起,带回了自己的山洞。白虎自己也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怜悯之心从中作祟还是少年似曾相识的苍白面容打动了那颗早已麻木的兽心。

少年被安置在山洞的角落,他自己则趴在外侧想给少年遮挡风寒,洞壁上的影子轻轻晃动,显示出他的身形并不雄壮,看不出一点成年虎该有的威凛之气。白虎想,这大概是因为长年被山脚村子的村民捕杀的原因,居无定所,饥饱不定。想到这里,他的怒火似乎又窜了起来,内心是想将面前少年杀死的,可他却也比谁都明白,这样做只是徒增自己的烦恼和村民捕杀自己的动力。白虎凝视着少年在梦中还皱着眉头的面容,最终还是背过身去不再看他一眼,渐渐的也沉入到深眠之中。

白虎是被身后轻微的响动惊醒的,他意识到那个少年应该是醒了,便猛的坐了起来回头警惕的看着他。少年似乎被白虎的动作吓到了,下意识的缩成一团,可那清亮的黑色眼仁却直直的看向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波动。白虎微微顿了一下,转过头去。他也不明白自己行为的意义,也许只是厌恶人类眼中的浑浊不堪吧,他这么想。

少年醒了之后便缩坐在角落里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直看着白虎。白虎趴的远远的,可他仍旧感受到了对方打量和好奇的目光。山洞里很安静,安静的连洞外的风声都能听清。少年依旧没有动静,似乎连呼吸都消失了,要不是他偶尔扭动一下自己的身体和那微小的咳嗽声,白虎几乎都要以为自己救回来的家伙其实根本不是活人。毕竟他身体冰冷的触感让自己都感到没来由的心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虎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起身离开了山洞。他想这小鬼肯定就是在等着这样的机会,伺机逃跑。可白虎还是带了不少的水果回来,也不知道心里在期待着什么。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那个少年并没有走,他还是坐在那,保持着白虎离开之前的姿势。只是此时已经昏睡过去了,眉头微微皱着,好像在做什么噩梦。

白虎将水果扔到人面前,然后再次回到离少年很远的地方,趴在地上安静的凝视着远方。在这种平和的气氛中,他有些抵挡不住困意再次沉沉睡去。白虎做了一个梦,他梦到自己在一个充满着诡计,险恶的世界里,他恐惧,逃跑,找寻着可以生活的地方,他甚至思考自己活着的意义。那样毫无意义的活着,就像蝼蚁一般,但是他最终遇到了它。

少年吃着面前四散的水果,他虽然很虚弱,可吃相依旧是十足的糟糕,看起来就好像从来没吃饱过。可看他苍白瘦弱的样子倒是真的像很久没吃过饭了。白虎侧过头注视着少年。他此时才开始好好打量他的长相,头发是微卷而蓬松的,底端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已经变成了白色。眼睛没有什么生气,可却又深邃的好像容纳了世间万物,他的嘴唇单薄没有什么血色,手指纤细修长……白虎闭上了眼睛趴回原处。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个普通的人类。

接下来的一个月都是这样的,白虎每天早上出去,会带一些吃的回来,少年就坐在那等着他送过来然后慢吞吞的吃掉。因为不像第一次那样饿极了,少年的吃相也好了不少。可少年从来没有说过话,他只是会在闲暇之余打量着白虎,或者望向远处。白虎知道,少年不属于这里,他终究要走,在这里的一个月都只是为了养好身体。因为他的腿似乎是受了伤,所以并不走动,最近慢慢恢复了才开始活动。可他最多也只走到洞口,目光定格在无法触及的远方。这样安稳的日子还能多久呢?白虎在心里问自己,他是有些不舍的,甚至有些害怕,因为只有自己的孤独日子实在是够久了,他渴望着某个带着生气的活物能一直待在身边让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还活着,哪怕那是个连个屁都很少放的家伙。可那一天终究还是来了,那是在深夜,永远缩在洞角一动不动的少年突然站到了白虎的旁边。他第一次和白虎说话了。那是一个问句

“你叫什么名字?”

白虎连头都没转,他闭着眼睛心里想着这是什么鬼问题,我可是老虎,怎么会说话。可少年似乎也没有指望他能回答,没再开口。身旁连一点声响都没有,白虎的眼皮不适时的开始耷拉下来,最终还没来得及怀疑就进入了梦乡。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少年就不见了。白虎早就料想到了这种结果,可看着一如往常般空落落的洞穴,曾经并不觉得孤独的他却意外的感觉到了空荡。就像那份尽力被掩饰的空虚最终暴露了出来。白虎慢慢走到少年一直缩在的那个角落,就像少年一样缩在了那里,眼睛也像少年一样盯着洞穴外面,想象着那不属于自己的远方。他感到困惑,他们之间分明没有什么互动,平常就像对方不存在一样自己做自己的事。可那份思念却来的太过强烈,让白虎几乎无法承受。

白虎又做了那个梦,他和它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每天朝夕相伴,一起玩耍,一起捕猎,过着单纯的生活。没有心机,没有恶意。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平淡幸福的过去,可还是没能逃过命运——那份肮脏的欲望还是蔓延到了那里。

评论(1)
热度(28)
©索大偏头痛 | Powered by LOFTER